首页 > 文化建设 > 正文

雅安的山
2017-12-19 15:57:41   作者: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 2017年9月,107组来雅安天全和庐山两县开展龙门山断裂带南段一等水准测量工作,此地山高路险,年均降雨量1800毫米左右,湿度大,日照少,有雨城之称,是四川降雨量最多的区域。
  这一天,我们一早驱车前往踏勘联测点,手中的GPS和点之记告诉我们这个点就在山顶,抬头凝望,不禁感慨: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沿山小径,有许多荦确碎石与丛生的青莎灌木,远远近近,高高低低都是树,树色一例是阴阴的,乍看像一团烟雾,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,只有些大意罢了。“这条道有些时日没人走了,基本是要荒废的”,当地的向导手拿镰刀边开路边说道,经过一场夜雨后,本已崎岖的路面更显泥泞不堪,我们跟在后面互相掺扶,步履维艰。坐在山石上歇息时,树木间偶尔会透过几丝风,风也不大,可依旧有阵阵凉意,这风顺着脸颊轻轻掠过,倒有一股新鲜清爽的气息钻入鼻孔,沁人心脾,再提脚时,连身子也轻盈了许多。
  从山脚到达山顶,已近两个小时,少了些疲惫,多了些酣畅。云烟缥缈,没有过往的车辆,没有熙攘的人群,一派静谧祥和,恍若隔世,这时候最热闹的,要数树上的鸟声与丛里的虫声,但热闹是它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
驻足山脚,看山是山,雾霭缭绕,郁郁葱葱。
行至山间,看山非山,斗折蛇行,郁郁芊芊。
静立山顶,看山是山,氤氲依旧,郁郁苍苍。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踏勘在鄂托克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